财经观点 微信支付宝付费取代不了信用卡因为现金是它们共同的敌人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一(手机广告位)

  进入8月,国内两大巨头支付宝和微信又先后打出了“无现金”概念,鼓励消费者在超市、餐馆、商场消费时,用扫码支付代替现金支付。紧接着,央行宣布将指导建设“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”,主要处理非银行支付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。

  “老外惊讶,在中国连菜场小贩都用微信付费了……”近两年,随着两大巨头“无现金行动”的升级,如今,这一段子也早已成为不少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,移动支付在带给大家不少方便的同时,有关讨论也愈演愈烈。有专家批判无现金的说法本身存在歧义,也行业从业者表示拒收人民币现金涉嫌违法。

  不论怎么说,中国的移动支付早已走在了世界前列,随之而来的是无现金社会何时会出现、信用卡和是否会率先消失之类的讨论话题。但记者日前专访美国运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健伟,他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,“无现金”更多仅停留在消费者操作上,与信用卡并不会消失,相反,中国的信用卡市场正在从高速发卡增长阶段,向更注重个性化、更注重服务的第三阶段转型。

  李健伟并不这么认为。在全球推出第一张旅行支票、第一张签账卡、第一张金/白金/黑金卡的美国运通,在信用卡历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。在美国运通工作已28年的李健伟,对当下中国的景况他也从未见过,“我很兴奋,因为这种颠覆带来了更多可能性,我看到的更多是中国市场的成长,可以说,全球目前唯一的市场机遇摆在面前,就看你怎么抓住”。

  这么说,并非没有原因。从模式上看,在这一产业的链条上,传统模式包括发卡机构向消费者发卡、签约商户的收单和清算机构三方面,新的第三方支付则在清算机构之外,将消费者与商户联系起来。“但是,很多用户还会在这些第三方支付机构推出的支付平台或通道上绑定、信用卡。其实,卡片的背后,是为消费者建立账户,即使通过第三方支付,消费者的许多消费仍然来自账户工具。所以可以说,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竞争对手,而是合作伙伴。”李健伟说。

  也正是从这个角度上看,即使卡片的实体形态出现的几率变少,但并不影响其意义和价值。此前,艾瑞咨询此前发布数据显示,2016年,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约为58.8万亿元人民币,较前一年同比增长381.9%。

  但美国运通似乎并不担心这一趋势。“单纯从支付角度说,第三方支付将支付的定义更加泛化了,从最早的网购,到后来的红包、转账,再到P2P、O2O,越来越多场景被纳入支付领域,消费者的支付习惯由此出现了全新的发展和变化。”李健伟说,“实际上,我们共同的‘敌人’就是现金,只有越来越多人使用支付工具,让中国的支付市场变得越来越大,才能让行业在良性竞争中为持卡人带来更好的产品和服务。谁能最后赢得竞争,就看谁能从顾客的角度出发,提供更好的服务质量和不一样的服务体验。”

  日前,有媒体报道称,全球三大组织 Visa、万事达、美国运通正准备提交材料,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支付清算牌照。有消息人士表示,美国公司可能需要长达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,才能通过审查,在中国开展支付清算业务。2016年6月,中国央行与银监会发布《清算机构管理办法》,细化了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各项条件。

  李健伟向记者肯定了这一说法,“中国人民银行的指引明确规定了这一进程,我们正在与不同的监管机构合作,配合努力,希望能够尽快在中国开展清算业务。”

  虽然有行业人士质疑,境外卡组织如今再申请做支付清算,或许已经太晚,但美国运通并不以为意,“我们希望做的,是能够将100多年的经验完整的带到中国,实现更好的产品开发,将我们100多年的风险管理经验带到中国,更好的服务我们的银行合作伙伴和客户。”李健伟说。

  从某种角度看,美国运通似乎必须这么做。在2016年福布斯公布的全球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中,美国运通以240亿美元高居第24位,远超Visa和万事达卡,是全球金融企业排名最高的金字招牌,但另一方面,中国市场对美国运通来说,又一直显得颇为特殊。

  据了解,美国运通赖以成功的最大优势,是其在美国有注册银行实体,因此它并不是单纯只负责支付链条某一环节的国际卡组织,它有自己独一无二的“三方模式”,由美国运通、持卡会员和签约商户构成的“闭环网络”,进而在产品能力、客户管理能力、风险管理能力和清算能力中保持极高水准。

  因此,1999年美国运通发行的百夫长黑金卡,才有底气被称为卡中之王,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阶层理财、提供常人难以想象的奢侈旅行和定务。国内常被人道出的一件事,就是2014年收藏家刘益谦2.8亿元刷卡“壮举”购买鸡缸杯的故事。

  但在中国,美国运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能与国际卡组织一样,维持发卡机构、持卡会员、商户和收单机构“四方模式”,无法复制其成功的闭环网络。虽然美国运通仍旧努力保持自己的高要求,在中国的16家大型银行中仅选取了6家作为合作伙伴,其中仅与少数伙伴发行了高端百夫长系列信用卡,而其赖以成名的全球化服务团队,一直到近两年刚刚在中国成立,开始提供与世界对标的服务。

  这种谨慎与竞争对手形成了强烈反差,尤其是在中国近几年免费发卡潮背景下,美国运通依然维持着收取年费的模式。“不是为了发卡而发卡,我们想要强调的是服务,这是美国运通最重要的品质,过多只会带来不稳定和危机。”李健伟说,越优质的服务成本就会越高,收费策略本身也是一种筛选。“我们只有找到高质量的持卡人,让他们获得优质、甚至超出想象的服务,商户才会获得更多收益,进而给出更优惠的产品,这才能实现多赢。”

  而这一点,恰恰是当下一些不计成本发卡的机构不具备的。在跑马圈地式的发展中,消费者最迫切的需求逐渐被忽视了,各种信用卡也变得日趋雷同。“通过更多合作,美国运通也希望能将服务理念更深层次的带入中国,和我们的银行伙伴分享,为消费者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。”李健伟说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,中国老百姓的财富观开始觉醒,各种理财工具盛行,信用卡进入蓬勃发展阶段,但另一边一些社会问题也随之出现,P2P跑路、“裸贷风波”、金融安全等话题不时出现在报端。作为全球代表性的金融机构,美国运通也对中国市场有着深入调研,李健伟认为,从宏观层面看,中国的信用卡市场仍处于健康发展范畴内,一些社会热点的出现,更多是因为整体基数扩大后,在概率上问题出现的可能也会增加。

  李健伟曾在香港、工作时,经历过当地的信贷危机,“可以说,每个市场都必然会出现一次信用卡危机,但一般只会有一次,之后随着监管规范化,市场也会逐渐稳定。”李健伟说,“一般,一个市场的信用卡发展会经历三个阶段,一是开始时的小心翼翼,审核很严格,中国的这个阶段出现在1990年代;第二个阶段随着学习,建立各种风险管理模型,于是进入迅速发展期,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有目共睹,各种新卡层出不穷,但这一局面不会一直持续;进入第三阶段,信用卡的相似性过高后,会开始分化,不同客户群会有不同需求,信用卡逐渐进入个性化服务阶段。如今,中国的一线城市,已经到了进入第三阶段的临界点。”

  信用卡的发展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逐渐成熟的,依赖的是金融理财概念的发展、普通民众财富管理意识的觉醒。“所有的市场都必然会经历成长期,信贷的需求是始终存在的,这要求监管更加规范化,风险管理的手段更加丰富,整个趋势从风险控制向风险管理转变。”李健伟说,“之前的风险控制,是一刀切式的防范,一有风险宁愿不做,但如果能力足够,就可以做到具体衡量,看这一风险能否承担,进而给出更合理的判断,这也是发展必经的阶段。”

  在风险管理中,美国运通也有其可借鉴之处。2015年,尼尔森曾在美国一般用途信用卡报告中调查显示,美国运通信用卡的欺诈率是业内有史以来最低的。这其中,美国运通的风险管理能力、大数据采集、处理和运用的经验和能力不可忽视,其奉行的“选择合作”战略也最大程度地降低和避免了潜在市场风险。

  “对于大家都关注的安全问题,首先要看风险判断的工具够不够,中国刚刚开始征信系统的建设,还需要不断加入数据,才能够提升判断风险的能力,征信工具的具体运用,也需要更好的模型,在不断的积累、分析中才能真正提升风险管理的能力,最终实现判断自己能否承担消费者不同需求的风险。”李健伟说,“只有当正规的途径能够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,这些需求才不会最终流入歧途,产生社会问题。我们也很希望能将这种风险教育,与更多的合作伙伴分享。而消费者,肯定会愿意为更好的服务买单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阿明养卡_养卡猫池_养卡技巧_养卡攻略_信用卡养卡 » 财经观点 微信支付宝付费取代不了信用卡因为现金是它们共同的敌人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二(手机广告位)
赞 (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三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四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五(手机广告位)

评论